湖南幸运赛车开奖公告
中國西藏網 > 西藏新聞

格?;炻貳叢詿ú毓吠ǔ?5周年之際

發布時間:2019-12-25 14:29:00來源: 新華社

  清晨8點,四川康定,一隊來自成都的單車騎行隊伍向著晨曦中的折多山進發。160公里外的雅江縣相格宗村,藏族大叔布珠正將熱騰騰的酥油茶斟進客人的茶碗。

  900公里外的西藏八宿縣,值勤人員仔細拭去擋風玻璃上的霜雪,開車駛出駐地,開始了一天的道路巡護。

  從成都到拉薩2000多公里的川藏公路,是旅行者的探險之路;是祖國內地向雪域高原源源不斷“輸血”的發展之路;也是一代代修路人、護路人的精神傳承之路。65年來,代代川藏線人和沿線的群眾,用奉獻、犧牲、善良、淳樸共同在這條天路上書寫傳奇。

  艱難的出發

  今天的川藏公路,南線2146公里,北線2412公里,穿越橫斷山脈,連起雪域高原與四川盆地,串起城市、集鎮、田野、牧場,攬盡雪山、海子、森林、草甸……

  如今,一位身體素質良好、經驗豐富的單車騎行者騎完川藏南線一般需要22天;一趟行程相對寬松的自駕需要7天。

  “選擇騎車走川藏線,就是想考驗自己,看看在極度艱難的狀態下,會與一個怎樣的自己相遇?!背啥計鎘閻芊頻南敕?,代表了許多人踏上川藏線的目的。

  對旅行者而言,川藏線是一條從仙境掉落凡間的絕美之路。它給人們提供了在蒼茫天地間體悟堅持、挑戰、發現與不斷超越自我的契機。

  騎行圈里有一個公認的統計——從成都出發,能全程騎著自行車抵達拉薩的人不到兩成。從康定到折多山口,這段連續33公里、海拔從2560米驟升到4298米的爬升,讓許多騎行者在此止步。

  騎行尚且艱難,沒有公路的年代,茫茫雪域行路更是難于上青天。

  川藏公路通車前的1300多年,維系藏漢之間的商貿往來、文化互通的是蜿蜒在崇山峻嶺間的茶馬古道。民國時期,康藏地區筑路就遭遇過多次失敗。

  保持西藏交通線的暢通,是西藏發展和維護祖國統一的關鍵。1950年,新中國百廢待興,但和平解放西藏的大政方針和日程已經從決策來到了實施。

  中央一聲號令,10萬筑路大軍懷著“把五星紅旗插到喜馬拉雅山上”的信念,翻雪山、戰江河、斗嚴寒。與筑路同時開展的還有與分裂勢力、敵對勢力做堅決斗爭。

  川藏公路堪稱地質災害的博物館,沿線高山峽谷、激流險灘,地震滑坡、泥石流、雪崩等災害頻發。新中國成立之初,國力尚弱,筑路只能靠人力使用炸藥、鐵錘、鋼釬、鐵鍬等簡陋工具,同時還要克服物資匱乏的困難,挑戰生理極限。

  天險二郎山、紅色瀘定橋、天路十八彎、滔滔金沙江、絕壁怒江溝、風雪雀兒山……記者尋訪川藏線的每一站,總有悲壯的往事令人動容。

  99歲的十八軍老戰士魏克還記得,1950年,二郎山的絕壁上,戰士們把自己吊在近乎垂直地面的半山腰,一人扶著鏨子,一人揮舞鐵錘,以每公里犧牲7人的巨大代價,硬生生在峭壁上鑿出了一條天路?!?55團3營在生達山遭遇大風雪,全營450人,凍死1人,凍傷7人,雪盲150人?!崩先嗽諶占侵屑鍬劑誦磯嘞飾酥墓適?,但他如今依然挺直腰板對記者說:“山再高,沒有我們的腳底板高;困難再大,沒有我們的決心大!”

  1951年12月10日,雀兒山工地,年僅25歲的張福林被一塊巨石砸中,倒在血泊中,戰友們從他的遺物中發現5包菜籽。他在日記里寫著,要讓這些幸福的種子在高原上生根,發芽,開花,結果。

  甘孜縣城4公里外,雪山佛寺之側靜臥著一排排窯洞——那是戰士們修筑軍用機場時,為不驚擾當地居民而挖出的施工住房。一天夜里天降大雨,窯洞頂蓋崩塌,9名女戰士沒能逃出,平均年齡僅20歲……

  西藏芒康縣如美鎮竹卡村,拉烏山和覺巴山之間,湍急的河流日夜不停地沖刷著瀾滄江大橋的橋墩?!拔嗣窶娑?,就比泰山還重?!鼻瘧叩募湍畋巷鑰套琶饗奶獯?。滔滔江水見證了上世紀50年代一個排的戰士因守橋而壯烈犧牲。

  西藏八宿的怒江大橋旁,一座孤獨的老橋墩靜靜矗立,往來車輛路過時,總會鳴笛致敬。據十八軍后人介紹,工兵5團一位戰士修橋時過于疲憊,不慎掉入了正在澆注的橋墩中,成了永遠的紀念碑。

  橋墩對岸的巖壁上,一幅《排長跳江圖》石刻畫清晰可見。當地干部介紹,當年十八軍162團一個排在怒江溝炸山開路,因谷狹難以躲避炸出的飛石,待完成炸山任務時只剩下排長一人,其余全部犧牲。排長悲傷不已,縱身跳入奔騰的怒江,追隨戰友而去。為了紀念他,人們刻下了這幅畫。

  1954年12月25日,川藏公路終于與另一條堪稱“人類開創史之壯舉”的青藏公路同時開通。自此,現代文明的光芒照進高原,將古老文明帶入了新紀元。為筑路而犧牲的3000多名戰士,化為一路上永恒的里程樁。

  在通車后的65年里,川藏公路經歷過多少次修繕、改道,沒人能記得清,但一代代川藏線人的智慧和勇氣一直都在。

  2012年,一條海拔4300米、長達12公里的隧道在“川藏第一險”雀兒山動工,歷時5年,克服了凍土、涌水、斷層、巖爆,終于將這條世界上海拔最高公路特長隧道打通。

  “這等于帶給德格縣第二次解放!”一位常年在川藏線上跑運輸的藏族司機羅桑說。過去,雀兒山是川藏線上的鬼門關,隧道將過去需要兩個多小時,要提防雪崩、泥石流的危險路段縮短到10分鐘之內,車流量從1500輛增加到5000輛。

  永遠的傳承

  雀兒山隧道通車的那天,曾雙全哭了。告別了18年的苦寒與孤獨、青春與奮斗,他只帶走了一張油漆斑駁的木桌,如今安放在折多山下的養護站宿舍里。

  1998年,來自四川簡陽農村28歲的曾雙全,為了實現“開上推土機很神氣”的夢,來到了雀兒山五道班,一干就是18年。道班距離5050米的埡口不到2公里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道班。他是第17任班長,也是最后一任。

  山里冬季最冷時氣溫達零下30至40攝氏度,寸草不生的大山上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區的一半?!骯碚惺幀薄把嘧游選薄襖匣⒆臁薄桓齦雒直澈笫塹纜返南站?。每一次風雪遮天、進退無路的時候,都是他第一時間開著推土機,向最危險的地方挺進。

  2005年1月,他遇到雪崩,推土機被打到懸崖邊,下方是萬丈懸崖,雪越積越多,眼看就要掉下去。他急中生智爬出了推土機,腳剛沾到地面,看到路上排成長龍的車隊,他又鏟開積雪,爬回推土機,慢慢往后倒,一小時、兩小時、五小時……懸空的推土機終于回到路面。推完積雪已是深夜,道終于通了,曾雙全再看之前推土機輪懸空的地方,腿一下軟了。

  雀兒山隧道打通后,他和工友們告別了佇立風雪中63年的道班,來到了折多山,繼續公路養護工作。但18年與風雪相伴的歲月還常常出現在夢里,讓他深夜醒來時,不知身在何處。

  重走川藏線的過程中,記者遇到過許多像曾雙全這樣的人。3000多戰士獻身的路上,“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,頑強拼搏、甘當路石,軍民一家、民族團結”的“兩路”精神依然流淌在川藏線人的血液中。

  天路絕美,又絕險。據統計,川藏公路西藏段有直接危害的各類災害點近2000處,直接危害長度達220公里,平均每公里內分布有災害1.23處、危害長度近200米。正因如此,川藏公路在西藏境內的近800公里由武警交通部隊負責養護。

  翻過海拔4658米的業拉山,走過曲折的“七十二道拐”,還沒見到怒江,便聽到驚濤拍岸聲??綣笄?,是13.8公里的怒江溝。川藏公路在這里收窄,路旁一側是風化嚴重的山壁,一側是滾滾江水。

  “英勇頑強,征服怒江?!毖冶諫?,十八軍當年筑路時留下的標語清晰可見。

  怒江溝被稱為川藏線上的“死人溝”。在許多路段,抬頭只見巖體,根本望不到天。

  武警某部交通第三支隊十六中隊老兵白剛2006年來到怒江溝服役,已記不清多少次與死亡擦肩而過。他來自延安,姨夫和叔叔是第一批進藏的交通兵,參加過青藏線建設?!八且恢備嫠呶?,吃苦,是做人的本分?!卑贅賬?。

  白剛在怒江溝參加過100多次搶險,受過10多次傷?!暗北?,戰爭時期是炸碉堡、堵槍眼,和平年代就應該往最危險的地方沖?!?/p>

  武警某部交通第三支隊1996年成立,負責西藏境內782.5公里川藏公路和2080公里新藏公路的養護工作,23年來已有20多位戰士以身殉職,長眠在天路。

  最美的風景

  “9年了,這條路上的雪山依舊,星空和黎明依舊??駝換故欽餉次屢?,布珠大哥還是這么熱情。每一片埡口的風馬旗、每一座路旁的白塔都是我的旅伴。神山圣湖并不是終點,永遠年輕,永遠熱淚盈眶,永遠在路上?!崩肟刀教旌?,周菲坐在剪子彎山下相格宗村的布珠民居客棧里,在旅行日記中寫下了這段話。

  這條天路上,有人與自己對話,找到了內心的寧靜;有人邂逅溫暖,找到了人間真情。

  55歲的布珠和妻子鄧珠翁姆19年前告別逐水草而居的生活,為往來游客提供暖床、熱飯。這家看似普通的客棧之所以成為“網紅”,并非只因熱情服務、誠信經營。

  62歲的徐朝日,2018年徒步川藏線時住在客棧。今年,他重返川藏線,自從6月住進布珠家,就再也沒有離開。曾是電工的他,平時幫客棧維修電路,做家務,儼然布珠家的一員,客棧也不收他任何費用。

  這樣的事,在布珠家時常有——每當游客有了困難,他們總是傾情相助,一位上海的游客曾在他家免費吃住長達4年。

  真誠、淳樸、善良、包容,許多游客在布珠家感受到比自然風景更啟迪人的心靈之美。寫滿留言的墻上,人們稱這里為川藏線最美麗的驛站、最溫暖的家。

  這樣的溫情故事,如同開遍高原的格?;?。

  從四川都江堰到西藏拉薩,常年跑貨運的“卡嫂”趙春秀和丈夫走一趟需要13天。在高原上多次見證生死,孤獨的旅途中,他們在與其他“卡友”會車時,會打個喇叭、路上來一次聚餐。他們經常與素未謀面的“卡友”分享路況,也會隨時關注卡友群里的求助信息,“雖然這條路一年四季在下雪,氣溫很低,但大家互幫互助,心里是熱乎的?!?/p>

  人性之美,還閃耀在川藏線上一抹流動的綠里。在甘孜與德格之間往返了29年、行程140多萬公里的藏族郵車司機其美多吉,郵車里總是帶著紅景天、氧氣瓶,風雪阻路的雀兒山上,他挽救過上百位陌生人的生命。

  而回望川藏公路修筑之初,軍民一家、藏漢團結的故事,同樣如格?;ò憧楦咴??!奧沸薜僥睦?,我們就支援到哪里!”1950年,第一批支援筑路大軍進藏的6000頭牦牛就來自甘孜州的扎溪卡草原。1953年到1954年,雅魯藏布江流域、拉薩河谷和工布江達48個宗17000名藏族民工參與川藏公路西線建設。

  在一代代人的努力下,如今的進藏交通,歷經多次升級改造,已經不復往日艱難。川藏公路、青藏公路、青藏鐵路、沿線機場,還有通鄉的油路、通村的硬化路,已在藏區構筑起便捷、迅速的立體交通網。它們如同千萬條吉祥的哈達,讓雪域高原的奇絕風光,轉化為旅游黃金線路,成就了一道道自然與人文交織的美麗風景。

  在離開康定22天,經歷了3次爆胎、數次大雪、狂風和頭疼欲裂的洗禮后,周菲終于騎車抵達拉薩?!罷庖宦?,如同一生?!彼諗笥訝鐨吹?。

  在他出發的地方,折多山迎來入冬后第三場大雪,曾雙全再次發動了鏟雪車。他說,那感覺就像回到了從前。而折多山下,一條新的隧道正在建設中。(記者惠小勇、段芝璞、陳天湖、吳光于、張京品、謝佼、胡旭,參與采寫江宏景、張海磊、劉洪明、王迪、楊進、康錦謙、唐文豪、洛卓嘉措)

(責編: 郭爽)

版權聲明:凡注明“來源:中國西藏網”或“中國西藏網文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歸高原(北京)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任何媒體轉載、摘編、引用,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,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